主办:王羲之故里·临沂市王羲之研究会
中国书圣网
  您所在的位置: 首页 >  羲之大视野 > 书圣逸事 > 王羲之家世第十四章归隐东山

王羲之家世第十四章归隐东山

发布时间: 2014年03月18日  浏览次数:7984  来源:绍兴名士家世丛书/ 王云根著

打印本页】【文字:特大 】【颜色: 绿】【关闭本页

    无官一身轻。
    王羲之可以自由地按自己制订的日程表行事,带领几个儿子巡视自家的庄园,这里有田园之乐。先去上虞、剡和余姚走了走,周行回来后又往山阴的几处别宅小住。
    王羲之在巡视庄园的路途中,快乐地访亲会友。走动的亲友中有老婆舅郗愔,有隐于东山的谢安。谢安与王羲之早在建康时就相识。那一回他们同登治城,谢安吐清高之志,王羲之就劝他要务实为民。如今谢安仍隐居,遇上好时机,定会有出息。与王羲之
相交甚深的还有几位异人:道士许迈、僧人支遁。
    许迈,一名映,后改名玄。王羲之曾与他一起“共修服食,采药不远千里,遍游东中诸郡,穷诸名山,泛沧海”。未曾出游时,王羲之也常去拜访他,经常在他家一谈就是一天。如今王羲之闲暇多了,许迈却在山居之地筑起篱笆,将自己与世隔绝,专事“修
仙”起来。不过,王羲之去敲门,他不能不接待。
    王羲之知道,“修仙”的重要手段就是“服气”。“服气”乃呼吸养生也。自己年已半百有余,当将养生作为重要一课。“王氏世事五斗米道”,这是从东汉时张陵创立“五斗米道”就开始的。到了东晋时代道家思想和道教广为流传,王羲之及其周围的亲友
差不多都成了道教的忠实信徒。
“五斗米道”名称的由来是,因为入教的人首先须交五斗米。道教初创,主要举动是周济穷人、反官府。后来入教的人多了,其内容和行为复杂起。诸如占卜、祈禳、禁咒等道术形成了;吐纳、导引、服气、服药等养生行为亦成了其传道的重要内容。王羲之本人对前者缺乏兴趣,对后者十分热衷。
王羲之懂得这么一个道理,晋王朝之所以支持民众信奉“五斗米道”,这是因为“道教”已非初创的“道教”。执政们鉴于道教信奉者众多,对其进了改造,将符合朝廷倡导的东西充实了进去。王羲在诸多地方任职时,正是以“道教”的名义,与上、下属、教九流的人士成功沟通,从而引以为“同志”。
而今对于王羲之本人来说,最具实际意义的是养生。一千六百多年前的东晋时代,中国人虽已研究探索出诸多医学知识,但与现代医学成就相比,毕竟差距巨大。探求延年益寿,可谓经过了无数代有识之士的努力,王羲之这一代自然也要参与这一事关人类自身的探索。
    王羲之从年轻时起就患有偶发性的头痛病。因为年轻,因为偶发——有时两、三年才发一次,所以不被自己重视。某些专家著文对他的头痛病作了“诊断”,认为他患的是“癫病”。这头痛欲裂的病症,按现代医学来分析,病根乃有多种。王羲之所患乃是一种脑血管局部不畅所引起的头痛病。如果王羲之生活在现代社会,他这种头痛之苦应该不难解除。
    在当时的医学水平局限下,王羲之也进入到自汉魏以来盛行的“服食五石散”行列中。所谓“五石散”,成份为:赤石脂、白石脂、紫石脂、钟乳石和硫磺。该土药简称“散”,亦名“寒石散”。服食方法极讲究,只宜寒食,食后必须用冷水浇身,并且不断地行走散步。即“行散”。否则,药性散发时会令人发烧、狂躁、昏愦。掌握不当,轻者会致人残疾,重者会致人死命。尽管这样,服食者依然众多,这是为什么?    王羲之起初想,这总有它的好处。就一边尝试服食,一边将自己的感受写下来。他常写信同友人交流“服散”的体会,当节度掌握得当时,会出现“身轻,行动如飞也”之感觉。但他更多的感受是“散动”、“动散”、“散患”,即毒性发作时危害甚大。
    经过亲自体验,王羲之认为人们传说的所谓“服五石散,非唯治病,亦觉神明开朗”是一种假象,实质上对自体危害甚大,他告诉人们不要对“寒食散”作非分之想。在给友人的一些信中,他留下了警世之言:
    “散系转久,此亦难以求泰。不去人间,而欲求分外,此或速弊。皆如君言。”
    “服食而在人间,此速弊分明,且转衰老,政可知。”   
     服食金石之药而求长生不老,这是道家服食所追求。王羲之指出这种做法反而加速死亡。他以自己的身体健康为代价,将自己曾所信奉的道教与道徒的服食愚行作了区分。
     在养生健身的探索中,王羲之正面收获亦可谓不小:
    “鹰嘴爪炙入麝香,剪酥酒一盏服之,治痔瘘有验。”    ’
    “服橡屑,下断,体气差强。此物益人断下,步陟厘远也。以为良方。”
    “治头眩脑闷,或患痈肿头不即溃者,以此药帖之,皆良。蜱麻、巴豆、董陆、石盐、芎翦、松脂……”
诸多药方,王羲之皆是在走亲访友过程中有意识与乡人闲聊获得的。有的药方,他亲自作过尝服,而才介绍于友人。从这个意义上说,王羲之还是我国早期的一位中药研究专家哩!
去剡县的时候,王羲之特地去拜访了好友支遁。支盾是佛界名人,王羲之到会稽郡不久就听说了他的大名。有一年支遁云游回剡,途经会稽郡城逗留,王羲之有礼贤习惯就去他所住下的灵嘉寺见他。刚见面,看不出他有什么奇特。王羲之忽然灵机一动,出了个题目考他:“《逍遥篇》可得闻乎?”支遁谦逊弛点点头,拿起笔来一下子就写成一篇数千字的文章。“标揭新理,才藻惊绝。”王羲之不禁对他刮目相看,“仍请住灵嘉寺,意存相近。”从此两人成为知交。永和九年的那一回兰亭修禊,王羲之发信请他来聚会他欣然来了。
   如果说,王羲之与道士许迈交往时谈论最多的是养生健身的话题,那么与高僧支遁探讨最多的话题便是哲学、诗歌和书艺。
   支遁,字道林,原籍河南陈留。初出家便在吴郡(今江苏吴县)立支山寺,后云游到会稽剡县昂山,又到石城山立栖光寺,还到山阴建鹫台教寺,特邀王羲之为该寺书额、种梅。哀帝时,他曾奉诏到建康东安寺讲《道行般若》,由是声誉日隆。他有养马养鹅习好,所写诗以佛理与老庄哲学相结合,佛理与稽山镜水相结合,他擅长草书隶书,这一切都很符合王羲之的胃口。
相传王羲之多次带着徽之、操之、献之去见支盾,有意识让孩子们观览寺庙中所藏之经文墨迹和匾额、报对,以培养他们鉴赏书法的能力。
    王羲之归隐之后有好几年居住在郡城老家和山阴县的几处庄园里。由于他已不在内史的职位上,向他求字的人反而增多。
    有一则《写经换鹅》的传说,反映了王羲之这一时期的情趣和人们对他的墨迹看重的程度。该故事说:
    羲之性好鹅,闻悉山阴乡间有一位道士养得一群好鹅,就想去看一看。一日清早,他乘了一条小船特地前去。一看那群鹅,果然惹人喜欢。羲之就向道士提出,自己想要买一只。但好说歹说,那道士就是不同意。后来,道士见羲之怏怏然,就说:“我早就想请人写河上公《老子》文,缣素早买而无人能书。君若能委屈替我写《道德经》各两章,不要说一只鹅,就是一群鹅也送你。”羲之闻言欣然答应了道士提出的条件,便花了大半天时间,替道士抄写了《道德经》两章。于是,他得到了那“好鹅十余”。这群鹅是被羲之装入笼子搬上船带回家的,从此时人中就有了“笼鹅”的说法。
    有后人猜测说,那道士也许是久仰王羲之的书作,故意养起一群好鹅,然后放出空气引诱羲之去上钩。事实究竟如何,只能任各人去猜想了。以王羲之爱鹅为题材的故事在今浙江绍兴流传有不少,其中不少便是王羲之那一时期生活的剪影。
    王羲之辞官隐居并非完全与世隔绝、与世无涉。此有三例:
    其一,晋穆帝司马聃永和十二年(公元356年),安西将军、荆州刺史桓温在伊水大败姚襄,带兵进入洛阳,他那一直致力的北伐取得一定程度的成功。王羲之闻讯后给友人写了一封信,赞扬桓温的威略,感慨旧都洛阳的失而复得。这是他已辞去会稽内史一年多后的事。也许王羲之还记得,他还在内史时就已发表过“意其必能克敌”,“久当至洛”的判断。宋代黄伯思在《法帖刊误》中对隐退后的王仍关注国是的评介相当高,称赞他“忧国嗟时,志犹不息。”
其二,晋穆帝升平二年(公元358年),即穆帝亲政的第二年。一批士族弟子在此期间相继被擢升要职上。诸如王羲之的堂弟王彪之就任为尚书左仆射,谢安的弟弟谢万就任为西中郎将,监司、豫、冀、并四州诸军事,豫州刺史。王羲之为国运计,忍不住给掌实权的桓温写信,称谢万可以在朝中为官,但不宜担任统率边境悍兵的职务。他的原文是,谢万,可处廊庙,不宜俯顺荒余。”写出这封信,仍不放心,又给谢万本人写信,告诫他说:“凭君超越古人不屑其余的神气,而混迹于一般公卿,实在难以想象。然而所谓智识通达的人,只不过是依随事理或出处罢了,这才是有远见啊!希望你能常常和士兵中最低贱的同甘共苦,那就尽善尽美了。吃饭不上二样菜,睡觉不放二层席,这又有什么,而古人却传为美谈。成功与否的原因,的确是在积小以成高大,请你记住这句话。”任用谢万一人,辞官归隐的王羲之竞连写二信,一般人确会觉得不可思议。后来,谢万兵败如山倒,朝廷将他废为庶人,这既是谢万本人的失败,也是朝廷的失败,证明王羲之具有非凡的识人之才。
  其三,升平三年(公元359年)三月,为支援谢万和郗昙策划的北上讨伐慕容氏建立的前燕之举,先由穆帝司马聃下诏,再由地方上层层加码,东晋天下又出现新一轮苛政。王羲之写信给亲属说:“运民不可得,而要当得,甚虑盘半皮散。顿为此,足劳人意”他十分替朝廷担忧,差役那么繁重,被征用的
“运民”显然有逃散的可能。王羲之在收到郗愔的一封书信后,给一位友人写信说:“且得其书云:‘山海间民逃亡,殊异乎永嘉,乃以五百户去。’深可忧……”一片忧国忧民之心跃然纸上。
   那么,王羲之是否“老骥伏枥,壮心不已”,还想重新出仕呢?不是的。在王羲之看来,为国家、为朝廷、为民族操心,是每一位有识之士的天性。不论他在位,还是在野。    、
   作为具体的个人,王羲之对自己归隐以来的生活是非常满意,并充满向往的。这种快乐的情绪,他曾在致谢万的一封书信中有过较为具体的描述:
    “古代隐居避世的人有的披头散发装疯,有的满身污秽行为丑陋,可以说是很难的。如今我通过隐世获得了安逸,顺遂了宿愿,实为庆幸,难道不是上天所赐!违拗上天就会不吉祥的。
    前些时东游归来,整修种植了桑树和果树,现在鲜花盛开,领着儿子们,抱着幼小的孙子,游览观赏期间,有了成熟的果实,就摘下分给孩子,以此为眼前的欢乐。我虽然涵养品德没有什么特殊之处,但还是想教育子孙做到敦厚谦让,如子孙中有轻薄举动,我就让他用马鞭子清点马数,效法汉代万石君的作风,你认为这样做如何?
    近来将要和安石东游山海,并到农田中考察土地的收获,以此来作为闲暇时的涵养。衣食之外的余资,打算与亲友知心按时欢宴一顿,虽然不能吟诗作赋,但倒满酒杯饮酒,讲讲田里之行所见,作为拍手笑乐的谈资,那种得意能一言而尽吗?我常常依照陆贾、班嗣、杨王孙的处世方法来做,仰慕诸位君子的风度,老夫的志愿就全在这里了。”
这就是辞官归隐以来快乐的王羲之。字里行间透露出他与子孙们相处在一起充满天伦乏乐的一幅活场景。
 
本站编辑:纪祥海